风灯呀亚

星星堆满天

没想好名字

1

       唐小义出生在香港回归后的第三天,后来国三上晚自修的时候,语文老师突然冲进来让他们立刻不许解圆的方程了,蹬着有钱老公给买的紫色反绒尖头高跟,打数学老师面前横过,连贯地开电脑、投影仪、关灯,放起了香港回归十五周年的纪录片,大家都似乎很高兴,终于可以只讲小话不用做作业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只有画面映到高亮度的海港交接时,可以看见数学老师巫婆一样的面颊,她可是这个数奥班的班主任,怎么这小小的语文老师竟敢打乱她的教学计划,真是胡来!当画面又暗下来的时候,她悄悄地扫了一眼全班,有没有带手机的家伙,正好找不到出气筒,有的话让他立刻马上完蛋!

       巧了,她发现梁束的脸很亮,比起别的同学都要亮一些,而且他在低头。果然有人带手机!她刚要冲上去缴掉,台上就开始放起了国歌,她收回了步子,全班同学的脸变成了鲜红的血色,她恍然有点失神,脑连接才重新寻址连上,梁束可是全市第一啊,将来的清华种子,不行。

       妈的。 这该死的视频什么时候放完!这个班干脆叫语奥班得了!

        她侧了侧身,望向隔壁的尖子班,这个班每次模拟考都有40多个人都能上线呢!老徐也是班主任,咋没让她们学生也看这个破视频呢!更何况自己班这群条子生每次才10来个人上线,真不好意思说他们也是尖子生,还敢不学习胡乱看。

        这破成绩害得自己天天被年级组长嘲讽,一个破文科生还敢笑她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理科生,真服。得亏她老公不咋地。

     她胸中仿佛有股无名怒火,想起她的有钱老公这个时候不知道在和谁应酬,好像当了初三尖子班班主任后已经很久没有和她老公那个了,她老公那么帅,不会在现在在外面偷吃吧,她越想越气,手上的诺基亚5230一个震动也没有。投影仪上放到仪仗队在走过场,坐在她最近一个桌子的学生,李雪,从始至终坐得直直的,没敢和同桌讲半句话。她转身出了教室,打电话给她老公。

评论

© 风灯呀亚 | Powered by LOFTER